平博88官网网址


2 去

平博88官网网址
 
平博88官网网址 你当前的位置:  平博88官网网址 > 解决方案 >


相关阅读:平博88官网网址

如何评价《圆桌派》?
发布时间:2020-01-11 15:07    浏览次数:  

我最近把圆桌派看完了,这是我线年以来第一个谈话性节目让我觉得我回到正常人了,和我有差不多想法的人还没有被边缘化到连媒体上都见不到的程度,现在的电视节目真的不是政治正确就是竞技选秀,要么就是不好笑的综艺,除了奇葩说我唯一找到我能看的节目了。现在要我看电视能看进去我就真的只能看个记录片而已了。

最近,和金斗同学分享第三季的趣事。他问我:和锵锵三人行相比,你更喜欢哪一个?

其实,圆桌派看得越多,越能理解文涛为啥那么喜欢拍刘长乐马屁,越意识到锵锵真的是乌托邦一样的存在。

圆桌派的选题,一直让我有种太过讨好大众的嫌疑,不时乱入的广告也是够了。但这绝对是一个中性的评价,毕竟有了金主、曝光度和流量,节目才能长久的生存,才有精力做更多更好。再者,这些在我看来,所谓讨好大众的选题真的甚得我心。没错,就是超喜欢形而上学、虚头巴脑、鸡毛蒜皮、段子八卦、一群老司机带我上路飞驰的感觉。

这个揣着明白装糊涂的情色小主播,从不吝啬于剖白自我,以一种自嘲式的坦然,贼眉鼠眼式的幽默,诱导着嘉宾从更多的角度更深入地讨论。

当然了,也爱马未都、马家辉、潘采夫、王蒙、李玫瑾、许子东、周轶君(按喜爱程度排序)这些熟脸。爱马爷的嘎嘣脆,爱马家辉的小心眼,爱潘采夫的慢慢悠悠儿、爱王蒙老爷子的智慧、爱李玫瑾老师的专业、爱许老师的刻薄、爱小君君的大条。基本上,所有嘉宾都挺喜欢的,但马爷、家辉、以及我的河南老乡潘采夫绝对是心头好。个人比较遗憾的是,文涛的小师弟司徒格子,貌似还没有来过。

李玫瑾老师来的时候,讨论起渣男的话题,蒋方舟很坦然的反思了自己的招渣男体质。这点深深打动我。

在我有限的认知中,一直有这样的想法:人年纪大了,反而愿意说真话,因为年轻的时候太患得患失。

所以,以蒋方舟的年纪,在节目中能达到这个程度的坦诚与自嘲,已经是非常珍贵的了。

经常会吃着外卖,看着窦文涛一脸丰富的表情说着话,几个嘉宾也都是他的老友,大家一起聊着天,氛围轻松,不会故作高深亦没有说教味道,话语也家常,这是夏秋之间的下饭菜。

《圆桌派》是优酷和理想国合作的一档视频节目,走的是文化类节目那一类风格,类似还有梁文道的《一千零一夜》马世芳的《听说》陈丹青的《局部》,我看的少,没啥发言权,但是道长的节目还是很值得一推的。(如果你想读书,又不知道怎么选书单,或者你深夜失眠不得其法推荐这档节目,不管你是哪个目的都会满足你)

道长会在夜晚时分走上街头,手捧一本经典文学著作,边走边讲,从喧闹的地铁走到僻静处,说着港台腔的普通话,配合沉静的bgm,很容易入眠。如果你听了还是睡不着,就起床把介绍的书读一读,还能进行一下自我提升。

扯了那么多废话,说回正篇。为什么说《圆桌派》是我新的下饭视频,可能还是节目组的选题做得好,翻开节目列表一看就倍感亲切。

租房问题,工作与生活之间的矛盾,女生关注一生的减肥,人人都在谈的安全感和所谓的舒适区,这些话题一出就觉得亲切。离生活近呀,实实在在的主题,你就说谁的日子能避得开这些话题。

既然要做下饭视频就不能太枯燥,最怕有人一本正经在饭桌上讲道理了,消化不良这种不就成了自找的了吗。但是《圆桌派》不会,没有任何一个嘉宾是好为人师那种类型的,生活不易谁都没资格站着说话不腰疼,指指点点别人“何不食肉糜”。

很简单就是一群老友有默契,有观点,不为了说服谁,没有辩论。谈天说地,也有见解,也还算真诚。几个人围着一张桌子,彼此的距离适中,喝喝茶吃吃果子,抱着快下班的心态录制的节目绝对不会虚伪到哪里去,我这么想着。

窦文涛是主持人,更像是小沙龙的主人,长袖善舞搞活气氛又不着痕迹,整个场子被他弄得活泛,雅俗共赏来回切换毫无压力。

当然嘉宾也都是大咖了,马未都,周轶君,许子东,蒋方舟,梁文道,陈丹青,刘索拉,还有看过节目就喜欢上了的河森堡。

当然最喜欢的还是陈晓卿,一个热爱美食的“非洲人”,代表作《舌尖上的中国》,是一个谈到吃就满眼放光咽口水的黑胖子。说到火锅的历史,聊到潮汕的传统美食,说起那些和美食联结的故事也是很动情的。

各行各业的都有来节目,画家,作家,博物馆讲解员,纪录片制作人,大学老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研究方向,自己的人生故事。最妙的是杨小牧,一个在日本歌舞伎开湖南菜馆的中国人,说了好多超出认知范围的故事,有意思。

絮叨了这些,也没说出这个节目好到哪里,而且一个记忆力很差的人,甚至连一些谈话的细节都无法复述,以期让这篇安利文情节饱满都做不到了。我能做的就这些,大家会不会喜欢会不会去看也都一切靠缘分吧。

就像这个节目一样,说了那么多租房,工作,减肥,安全感,舒适区的话题,却从来不会一个终极解答,我们都是自己人生的求索者,活着活着还是越来越迷茫。又或者连着迷茫都不那么在意了,不是麻木,而是更接纳某种不算完美的自己和境遇。

就连节目里的人们都有各有问题,窦文涛常年与家族的肥胖基因作斗争,失眠的深夜就起床读书。蒋方舟相过无数次失败的亲,在东京一年吃一顿两个小时的饭,顶着年少成名的光环写着自己的文字。道长还是像游魂一样走在北京的街头,手持一本书聊着文学,人性和种种大多数不会关心的命题。

就像现在的我不再那么需要导师,不需要任何人给我指一条明路,而只是只想每顿饭都安心吃下,听着一群人聊聊天,为我当下的生活打开一个小切口,望向这世界的更多可能性,就足够了。热热闹闹的,一天又过去了。

在“国产”综艺层出不穷,四处叫嚣的年代里,不论是跑男还是创造101,除了屏幕里那一张张俊美可人的脸蛋轮番上演着「你方唱罢我登台」,再多的笑料与包袱已让人没有再多的新鲜感。

于是,“慢综艺”的口号便由此打响。没有跌宕起伏的情节,费尽心思的设定,就像乌云里藏着的一片闷雷,不至于翻云覆雨,但却润物无声。

靠着做“内容”博得大家广泛关注的节目并不多,《奇葩说》可以说是一个很成功的产品了,靠着十几张嘴撑起整个台面,如果说话题在刚被端上来的时候还是一团面粉,那一个多小时的演绎之后,就已经出炉为香酥松软,形态各异的面包了。

不过我今天想谈不是《奇葩说》,这档节目被油锅翻炒得过于剧烈,吃起来汗流浃背、畅快淋漓。相比起这猛烈的攻势,我似乎更喜欢没有太高关注度的《圆桌派》,一盘“清蒸鲈鱼”,火候刚好,清淡爽口。

可能是心变大了,我也不知怎的竟喜欢上一档几个老男人围成一桌侃天侃地的节目。

每期谈论一个话题,在这个有些逼仄又不算亮堂的环境里,四个人聚集在圆桌前,桌上摆一堆水果小吃,就像一群熟悉的老友聚集在家中聊天一样,有默契,有观点,但都不为了说服谁。

我是如此喜欢窦文涛,这个笑起来一脸褶子,看着贼眉鼠眼,还时常揣着明白装糊涂的风骚老男人。带着一桌子人信马由缰,时常插诨打趣,自嘲中透露着随性与坦诚。

窦文涛如此,他那一桌儿老友也不是省油的灯,有“老江湖”马爷马未都,“老司机”马家辉,“吃货”陈晓卿,“学痞”史航,“招黑才女”蒋方舟,即便是很多只来了一期打酱油的嘉宾,也是逗趣十足。

地地道道的北京爷们儿,六十多岁的他经历了上世纪新中国成立初期的动荡,以及改革开放后的一系列变革,从他的自身经历来看,下乡插过队,做过机厂工人,到后来走上文学创作的道路,从事古董收藏,终成一代古董鉴赏大家。

原本我以为,这样一个上了年纪的人,还是一个搞文艺创作的,必定是个满嘴掉书袋、贯彻政治正确的古板老头,然而马爷却偏偏不是。

他算是一个把自己活明白了的人,言语通透,练达,干净利落。随随便便就能从兜里拿出一个故事跟你滔滔不绝,从八卦新闻到宇宙万物,有他在的场子绝不会冷,加上那股子京腔,就像是在听街坊四邻唠家长里短,真想来上一盘儿瓜子。

当然,史航老师也是个很有意思的人物,不知道是不是编剧都这样,正常人是平视这个世界的,但他们非得从门缝里看世界,扒拉出点门道来才肯罢休。

聊到囤书这个习惯,其实不止我们普通人有这毛病,很多有学问的人也干这事儿,许多没拆过的书就被我们这么把人家这么插在书架里天荒地老,史老师是怎么形容的呢

你可能未必认同他的观点,但我想先把它放在这里,然后通过我们自身的经历去检验它的真理性吧。

虽然这是一档由几个中年老爷们儿塑造的节目,视觉效果自然是不如看小鲜肉们刺激,内容上也一点都惊心动魄,可为什么它还是这么引人入胜,吸引了一大波人成为窦文涛的忠实粉丝,从《锵锵三人行》一路追赶到《圆桌派》呢?

这个节目做了三季,聊了太多话题,有关乎国计民生的“大学”“跳槽”“亲戚”“移民”“租房”,也有关注个人情感的“安全感”“失恋”“渣男”“适应”,从“火锅”“宵夜”谈到“品味”“规则”,从“嗜酒”“看戏”侃到“江湖”“网红”。

它不像奇葩说,话题结束之时,感觉台上已然完成了一场短兵相接,刀光剑舞的厮杀,红蓝方还是中立也好,至少对问题你大致有了一个水落石出的看法。但在圆桌上,这多少个回合的你来我往,也没把话题聊出个终极解答。

仅仅是一场聊天而已,可聊天的魅力就在于,你知道,你是说不破这个「天」的。

笨拙胆怯地聊也好,精明细致地聊也好,不过是对世界对他人的一个自我呈现。别强求聊出个什么意义来,别希望找到个什么答案来。我觉得这个节目最大的魅力在于,它整体的节奏是能够逐渐浸入到你内里去的,一开始可能觉得看一群人聊天没啥有趣的,但当你不去刻意寻找有趣的时候,你看它就会很有趣了。

所以,如果你也想去看这个节目,我希望你不要抱有满腔期待,太多节目为了贩卖娱乐而变得刻意,但圆桌派不是那种由宏大的铺陈包裹起来的节目,相反,他赤裸而简单,时不时还给你一阵俏皮的小傲娇。

我仍记得马东和许知远的辩论,马东说流行文化从来就没精致过,你不得不承认,世界上的精英只有5%,有愿望积累知识,了解过去,那95%的人就是在生活。

但是问题是,人生要成长,从要突破一些东西,或者说95%的节目现在我看了会疲倦,因为看完了确实没留下什么东西,包括现在的奇葩说,越来越看不下去。

我觉得圆桌派不是为了服务那95%,或者说圆桌派是希望95%的一部分人在思想观念上成为那5%的人。这是比马东服务与95%更高的境界。

从大学开始看锵锵,到现在的《圆桌派》,十来个年头了吧,喜欢窦文涛,马未都,李玫瑾,马家辉等等,请的嘉宾也基本都符合自己胃口,在我的影响下我老公我爸爸也没事看一看《圆桌派》,觉得他们有时候很逗比。我很少看综艺,常年以来只看几个栏目,《今日说法》,《心理访谈》,《锵锵三人行》,现在又出了《晓说》,《奇葩说》,《圆桌派》,《观复嘟嘟》,也许这些节目都在潜移默化的影响着我的三观,现在我和同事聊天他们会经常觉得我比较有想法,生活中思想独立,大概这就是对我这种忠实观众最好的回馈,给予我积极的生活态度,我会一如既往的支持这些好节目!

补充下对《圆桌派》的看法,比《锵锵》显得圆滑,选题很从众,很少涉及时政和敏感话题,大多数情况下就是正儿八经闲谈,即使请来的嘉宾也都基本放下身段,分享他们的生活心得和看法,更注重分寸尺度,不过这样它才会走的更长久。这种四人谈更像是低吟浅唱出最深沉的话语,轻拿轻放,处处智慧。尤其喜欢马爷和李玫瑾老师分享的故事和经历,有些真的很有意思。

我也追了四季圆桌派,按说这节目的观众应该整体有点文化底子的,和脑残剧比起来,弹幕应该可以看了吧。

一个是喷女嘉宾,说她们没水平啊,接话茬不行啊,长得丑啊(比如蒋女士),太老了啊(比如孟女士),之类的,显摆自己比她们强的多。说句难听的话,你喷再多,人家节目也不会请你。

二是挑事儿的,什么a看不起b,c又在攻击d啊的,拉着e踩f啊,故作高深的样子,显摆自己,你看,就我看懂了,我多牛❌。

还有一个最沙币的弹幕,说他最讨厌这个节目的地方就是结尾的科普环节,拉低了节目的big。。。。。这种人在生活中绝对是大家最想揍的人之一。

就像弹幕里说的那样,你们这么不爽,干嘛还要搁这里委屈自己啊,还浪费了时间。

现在表达太容易了,生活中那样说会被打,但是在网上不会,所以可以尽情地宣泄自己的苦闷和欲望,反正不需要负责任,甚至还可以得到万赞。

他喷你的时候,可以像复读机一样自顾自喷自己的,哪怕你提供再多论据,反正我不听我不听,都是王八念经。

只要觉得你赞美的不够,就是伤害了我们的感情,你就是xx,xxx,xxxx,xxxxxx。不需要讲道理,喷,扣帽子就对了,只要他有闲心,说多了也就有了话语权。

向往的生活里也有很多自以为是的煞笔弹幕,比如最后一期很多弹幕在吐槽黄磊是白字先生,天天装比这下露底了吧

这就暴露了很多有表演欲望和表达欲望的观众,其实就是些 low 货,low还不自知,非要迫不及待地霸占公共资源(弹幕区也是公共资源)来找存在感。

这一期有点意思,窦文涛,张亚东,李艾,李小牧探讨着男人究竟有多美,因此又引发了多少经济。比如木村拓哉,开创了男人代言口红的时代,木村代言口红以来,三个月内卖了500万支。

我想到了另外一个人。口红一哥李佳琦,曾有5个半小时带货353万的纪录,去年双十一和马云直播挑战带货,马云居然惨败。现代的女人地位高了,会消费的都是女人,所以有个词很火,叫“她经济”。其实我们都不傻,不就是男色经济更文雅的说法嘛?

中国现代女人可比以前大胆多了,她看中了谁,会直接说出来的,看中了哪个部位,是公狗腰盔甲胸,是眼睛里有星星,是跳舞的才华,还是wink很帅……她们会在微博上发表口水,舔屏,想睡,想扑,李艾在节目里直言,看到哪个好看的男孩子,嘴上会特别“跑”,说自己忍不住想摸。李小牧说男人看见好看的女生有想扑倒的冲动,是一种男人骨子里的动物性,我反而觉得现代女人的动物性,比男人表现地还要外化。

说白了,就是不管男人,不管女人,没有人能抵御我们对美的渴求,这种渴求,本身就是一种欲望。

有的人把美投射在自己身上,他们化妆,整容,要求自己成为瞩目中心;有的人把美投射在伴侣身上,比如你问他们的择偶标准是什么?往往回答说是要看的舒服把?再远一点,追星一个道理,爱豆首先要好看,才有去了解他的冲动。

所以不要谈什么男人好色是流氓,女人好色也半斤八两。参见水浒里的王婆讲潘驴邓小闲,吸引女人的五大要素,摆在其一的是貌比潘安的潘。

我现在回想《世说新语》里的第十四门《容止》,简直就是一本追星合辑。39个魏晋时代美男子的容貌、态度、举止的故事,被一一记载,放到现在,就是魏晋南北朝大型选秀,最后选出了39个小哥哥出道,出品人刘义庆还给这39个小哥哥出了一本写真,叫《世说新语·容止》。

比如竹林七贤嵇康,书里说他“身长七尺八寸,风姿特秀”,比喻一堆,说他“萧萧肃肃”、“肃肃如松下风”、“岩岩若孤松之独立”,嵇康就像悬崖上的一棵孤独的松树,骄傲而独立。结合着嵇康还有两个爱好,弹琴和打铁。如果加上粉丝滤镜看,就是竹林七子里的队长嵇康,哇,有九头身,他撸铁自律,还是创作担当。

再比如点赞排名位居前列的练习生潘岳,书里讲“潘岳有姿容,好神情。少时挟弹出洛阳道,妇人遇者,莫不连手共萦之。”潘岳走在洛阳大道上,遇到他的妇女无不手拉着手一同围住他,不让他走。潘岳的人气有多高呢?另一本书《语林》又讲,潘岳外出,妇女们都抛果子给他,常常抛满一车。按照《创造营》的选秀标准,我认为潘岳这样的人气,是要被粉丝打投成腾讯视频代言人的。

《世说新语·容止》有一篇叫《看杀卫玠》,里面讲美男卫玠,被当时的男团创始人们集体看死了。

据说是卫玠到了南京,正是战乱的时候,闻名赶来看他的人,挤到密不透风,然而卫玠的身体不好,一个刚到南京的新移民,每天被人群围着看,身体不堪劳累,久病就挂了,卫玠到南京才一年,还没正式出道,就被看死了。

在我们娱乐这一行,看一个男艺人究竟有多火,就看他的女粉多不多。现在女粉丝还细分了,不管是女友粉,妹妹粉,姐姐粉,妈妈粉,女性在男色消费上的疯狂是实实在在的。

以前和我的私教聊过,现在健身房里一些男教练卖课,卖的也不是专业,就靠色相去勾搭女学员买课。当然还有男导购,男发型师,长得好看的男客户……其实我非常明白女人的心理,也不是一定要和他们怎么样,就单纯是因为,好看的脸在跟前晃,心情会好很多。

至于能发生点什么吗?有的人没所谓的,有的人当彩蛋了,有的人是郎情妾意,得另说了。

不要小瞧当代女人的独立要强,她又不用靠男人,她其实就是像男人一样有动物性,忍不住喜欢好看的东西,包括男人。

因为这些女人随着岁月的打拼,越来越自立自强,她们想的都是,男人没有钱有色也行,我花钱买开心。

我有一个有钱的事业有成的熟女朋友就是。她绘声绘色地跟我讲她的健身故事,遇到一个帅气的私教,办卡纯因为对方长得像彭于晏,我俩正打得正火热的时候,结果我被别的学员告知他有女友。

事实证明,女人面对男色,跟男人选择女人一样理性。对方的颜值固然重要,但脑子和其他什么的,也更重要吧?选择一夜情和选择伴侣的标准,怎么会一样嘛?

比如李小牧在圆桌派里讲,漂亮的人必须脑区性感,我才会觉得这个人性感,而张亚东表示,漂亮的人还是有优势的,普通人得要很努力,才能达到他的轻而易举。

前不久有个男性前辈和我说,你知道吗?如果一个女孩很漂亮,那么当她在某一方面事实性地出类拔萃时,我会想,她是不是走了什么不正当捷径?

我最近看的一本书《向前一步》里,同样有个例子,作者和教授出差,共处一室,为某个议题做讨论,由于太忘我,俩人一直忘了时差,竟然呆到凌晨三点,作者说,不管我是不是“如实共事”到三点,她还是要蹑手蹑脚地看看外面,再逃之夭夭回自己的房间,因为如果被人看到这一切,怎么也解释不清。

人们总是会羡艳一个女孩的颜值,会为她的人生带来的便捷性,却总是忽视她是不是真的有能力啊。如果一个真正有实力的漂亮女孩,她要花比一般人更久的时间,去证明她“我不该被质疑,因为我真的也靠实力”。

在我看来,不论男女,这点都是一样的。美貌之人,背后也真的有普通人的不怀好意和暗藏杀机。

《圆桌派》的策划人是梁文道,基本节目幕后人就是《锵锵三人行》的幕后团队,节目形态和内容方式也继承了三人行的特色,只是变成了四人圆桌,话题可能更大一些,因为不是日播的节目,时长也比三人行更长,所以聊得也很深入了一些,主题方向也不限于热点时事和话题,很多时候是从热点事件中更深入讨论文化现象原因,邀请了专业或知名嘉宾参与讨论,他们代表的是不同的知识层面,既然是派,那么派别和观点角度都不一样,正是因为这样,我觉得讨论才会更有趣更有料。

从第一季到第三季,我一期没落的看完了,第一季和第二季已经很好了,但我觉得第三季更好,除了贴近生活外,可能是因为第三季每期节目的时长更长一些,嘉宾讨论的角度、深度更多元一些。马未都、马家辉等常驻嘉宾比第一第二季的表现更为精彩,经常是金句不断,因为他们专业的分享加深了我对他们的喜欢和印象。特别是第三期邀请了李玫瑾教授参与了【渣男】那期的话题,我们不仅看到了各种派系的观点和知识碰撞,更看到了【犯罪心理学】的专业知识分享,真的是受益匪浅。

我希望这样的节目越多越好,用大众能够接受和理解的方式,认真、多元、深度的思考和看待我们的世界,这个世界很复杂,可能没有标准答案,但是充分的讨论还是值得肯定的,世界上没有绝对的真理,但我们不放弃对真理的执着追求。

最近看了最新一季《圆桌派》,而且是专门为了看这个节目,下载了优酷app。

一期是王晶做客,看完节目对他改观很大,以前一直觉得他是烂片导演,但是,看完后,觉得他有贵在自知和自察的睿智。

但是,他的认知里,自己的电影在商业上达到预期、观众愿意买票就算成功,所以他可以不care影评人对他的评价。

追求电影作品的名垂千古,对他来说一来难,固然香港电影的“执生”(因生产电影快而产生的随机应变的灵活),让香港电影被影评家大卫波得维尔评为独特的电影存在。

但是有商业利益的牵制,有时间紧任务重的掣肘,他导演的很多作品都是飞机稿(边拍边写台词,即使后来好评如潮的周润发张国荣主演的《英雄本色》,也是周润发轧戏时的),生产电影精品难。

而现在香港影人北上,在有大陆资本的帮助的同时,香港影人又缺乏一些能与大陆影迷产生共鸣的东西,而这是他再也没办法拍摄喜剧的原因所在。

二来,这样的好电影作品本身也少,他不能忝列电影大师之列也没多大遗憾,他认为很少能挑出错处的电影只有《教父》,很多电影在时间的大浪淘沙中,都渐渐失去了光华。

除了对自己电影职业的反思让我印象深刻外,关于他和他合作过的电影人的评价,也让人耳目一新,让人觉得他很真。

比如他投资许鞍华的《天水围的日与夜》系列,他就很诚实的说,他欣赏许鞍华,而且出于电影商人的投资思维,这部戏的投资他能hold住。

关于他和周星驰的恩怨,他认为两人结束合作是因为两人都想做导演,即使两人产生摩擦,他会觉得星爷备受争议的《新喜剧之王》不错,有遗憾的地方在于演员不给力——再也没有一个如周星驰那般的喜剧演员。

正是因为王晶的自知和自察,他很明白他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自己有没有完成自己的目标,实现自己的价值,他很自信的承认这就是自己,而不是活在别人对他人云亦云的“烂片导演”的眼光里。

一期是陈坤,以前对他的认知仅仅是一名有演技的优秀演员,但看了这期节目,觉得他是一个有大智慧的人。

演员很容易受抑郁症困扰,因为演艺圈很容易放大虚假自我,而去掩盖真实自我,而这样的演艺圈生活很容易产生抑郁症悲剧,比如张国荣、乔任梁、崔真实等等。

这期节目中,陈坤也讲到了自己遭受抑郁症困扰的经历,那是一种觉得从高楼跳下去也没什么的感觉。

大家应该知道,陈坤喜欢佛学,喜欢打坐,也做了一个公益行走的组织。在这些活动中,他慢慢觉得要讲究外在世界和内在世界二者之间的平衡。

我的理解是,演艺圈,但名气很大的时候,你会觉得外在世界很大,而你的内心却其实很惶恐,惶恐观众一旦不喜欢自己了该怎么办,你会看不清自己。

而讲究外在世界和内在世界二者之间的平衡,其实修炼的是一种闲看庭前花开花落,淡看天外云卷云舒的淡泊宁静。

陈坤还提到一个保持乐观情绪的方法,叫除了转念外(转移负面情绪),还试着去察觉情绪,并试着不去放大情绪。

就比如说,人嫉妒情绪一来,我们能感知到,我们不要去道德评价它,而是想:“这就是妒忌”,并试着和它好好相处,然后让它慢慢逝去。

演艺圈新老交替那么快那么频繁,也许今天名噪一时,明天就已昨日黄花,外在世界的变化太快,人的地位变化也太快,演员自我察觉到修炼内在世界的重要性,并试着与自己的各种情绪好好相处,去对抗不断变化的外在世界,是一门很重要的功课。

一期是武志红,武志红是著名的心理学家,他的《巨婴国》应该大家都有耳闻。在这期节目中,不能想象他也要找心理师寻求帮助。

但后来想起《自卑和超越》的作者阿德勒,正是因为童年自己体弱多病,才能察觉出一些普遍的心理问题,从而写出经典心理学著作。

这期节目是探讨原生家庭的,有一个观念让我很印象深刻,那就是自律和自控是在3岁前养成的。

我们在孩子教育中,总会怪孩子自律不够,而这一切都是3岁前我们就开始试着控制他,比如为了让孩子睡觉不尿床,我们大人会哄着他让他睡前尿尿。

这让我理解了,为什么有些家长让孩子表现一下背他滚瓜烂熟的诗歌,孩子会回答,我不会,大人这时候被气得半死。

还有家庭关系中除了父母给予的爱,比如在孩子自恋(心理学术语,孩子一出生看世界是以自我为中心的)受挫时,父母会给予正向的鼓励,这样孩子成长不会产生心理问题。而之前北大学生吴谢宇弑母一案,其实暴露的是,家庭关系中更有存在感的是权利关系。

所以子女很容易在高压没有了的时候,想要掌握控制权,比如进入大学后,孩子很容易放飞自我。

还有,什么样的父母会有什么样的孩子,因为小时候父母的行为模式会被小孩内化在他的心里,正所谓“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

都说父母是孩子最好的榜样,怎样成为孩子的榜样,是一门一直需要学习的课程。

王晶和陈坤,两位是身处娱乐圈的人士,很容易活在别人的流言蜚语、人云亦云中,但这份自知和自察能让他们心理强大而不被轻易打倒。

我们现在处于成年阶段,也是经历各种比较、各种评价的阶段,比如参加同学会,如何清晰的认清自我,认识自己是谁,如何与各种情绪相处,正是我们现阶段要学习的功课。

而武志红这期探讨的内容,将是我们即将为人父母所要保持的自知和自察的一个方面。

都说当好父母是世界上很难的功课,了解原生家庭的一些基本问题,有利于我们走上父母岗位的时候,多一份对孩子的理解。

当这几年,网络被各种披着教育意义,却其实是非常纯粹的娱乐节目(看过笑过也就全然忘了,只留下空虚二字)所充斥,《圆桌派》的存在简直可以称得上是一股清流。几位的发言称得上是武侠小说中的“谈笑风生中便刺穿敌人要害”。我个人觉得,《圆桌派》是近几年难得的好的谈话节目,无论在选题方面还是嘉宾方面,都没有偷懒的迹象。窦文涛老师的主持功力在调动几位嘉宾的谈话热情中体现得淋漓尽致,众多嘉宾都具有一个特点——在评判一件事的时候,更多的通过自嘲的方式而非攻击他人方式体现。这在我看来是读书人应该有的气度与本事。印象最深的是这一季,马家辉教授谈到生死的那段话,对我当时心境而言,无疑是醍醐灌顶,且受益匪浅。能够在这浮华乱世之间,偏安一隅,我敬佩于这个节目组,也对于和我一样,仍然对这类节目保持支持的观众数量所惊喜。毕竟一档谈话节目,如果没有很好的收视率,是无法一直做到现在的。

当圆桌派的嘉宾和主持人阵容是窦文涛 梁文道 和许子东的时候。不管聊的是什么,我都觉得是锵锵三人行。

我算是窦文涛的忠实粉丝了。锵锵三人行上,可以算的上是什么都敢说,追热点,请大佬,开黄腔。也因为这个节目,喜欢上马许梁窦,还有小君君。

后来因为他看了《圆桌派》,里面嘉宾相对有了局限性。讨论的话题更加泛泛,感觉没有什么时效性,可能这样的选题更便向于安全吧。

但是第一,二季的质量还是很高的,熟悉的老友一起谈天说地,时常有金句爆出。大家懂得听取别人的观点,四个人起承转合,有思维上的连续性,也有不同的火花产生,不会让人觉得混乱。

到了第三季,我还专门为他充了会员,却让人感觉江河日下,不是所有的嘉宾都适合这样谈话的节奏和氛围,不是所有的话题,都适合拿来说。再加上乱七八糟的剪刀手,哎。

曾经我是《锵锵三人行》的忠粉,文涛在我心中是圣人,然而有一次文涛被爆出在车内与美女

的事,我就开始没听《锵锵三人行》了,直到我怀孕太无聊了,就再去看锵锵,真的后悔那么久

没看锵锵,以前的视频找不回来了,原来我还是很喜欢这节目,文涛的画风也变了,他人性好与

坏的一面都表现出来,这个人更真实了,然后节目中的嘉宾来来去去都那几个,所以变成更喜

欢,因为了解他们所以喜欢他们,他们开发了我很多的价值观,让我更真实地面对自己,更包容

身边的所有事,《圆桌派》我喜欢的嘉宾:李玫瑾、道长、马爷、小牧、方舟、周轶君、许子

感觉在《锵锵三人行》中窦文涛更紧张一点,深怕自己的意思没表达完,而在《圆桌派》中窦

文涛更自在,节奏慢了下来,更享受整个过程,第四季的《圆桌派》没把一些事说得太明白,

点到为止,有时候说出去了,也会圆回来,但我能听出后面的意思,毕竟我真的是一名忠粉,

感觉他们会看很多书,而我就在他们的话语中听到这些书的精髓,或者去看他们说过的

真正喜欢这个节目的人,并不会因为一两个自己没兴趣的话题,而不看这个节目,讲一些

涛哥真的想聊的话题,会更真实吧~!标题也非常重要,太久才开下一季也真是对收看率

人活到一定的年纪,基本成年以后,就已经不太能接受不同于自己所构建的三观下所展现的观点,《圆桌派》中嘉宾的聊天不能影响我们的价值观,但它起到一个添砖加瓦的作用,有时候会拓展我们面对人生、事物的思路。它为我们提供了一些精英阶层的思考方式,精英无关于名利,而是人生观、价值观的成熟程度。这个时代的确过于浮躁,很少有人坐下来认认真真讨论一些看似不起眼,无关生活本身却困扰许多人的问题。看这个节目至少让我感到,像我这样常常思考形而上的事物的人还依然存在,我们就像这个节目一样,平淡如水,却静静欣赏,仔细品味着人生。

上一篇:【圆桌派】    |    下一篇:许子东往期圆桌派精彩语录许子东缺席圆桌派   

平博88官网网址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9 版权所有

t